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大二,看着师弟师妹来报到、入宿,再到后来的走访新生宿舍、扫楼,大一入学时候的点滴再次浮现在眼前……

是的,那个炎热的秋天已经过去了,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回想起刚刚报到那段日子,生活环境剧变,周围都是说潮汕话的人,别说讲粤语,找个讲普通话的人也不容易,于是乎,我便怀念起那个说普通话的宿舍……

 

 

在我就读高中三年期间,共住过四个宿舍,高一是我第一次住宿,一切都是陌生和不自然不习惯的,第一间宿舍因为高一开学重新分班而拆散了,仅仅住了一个星期。第二间宿舍是高一重新分班后安排的,因为一些生活习惯不合而调换了,住了半个学期;调换之后的宿舍也就是第三间,一直住到高二分班才解散,而高二分班后的宿舍,则陪伴着整个高二高三直到毕业……

 

高中的学校所在的地方就在佛山的北部,就读学校的人大多来自佛山本地,少部分来自广州、肇庆等佛山周边城市,极少来自省外。按常理来讲,宿舍应该讲的是粤语才对,不过就那么巧,全校没十几个的外省同学,我们宿舍就住了一个,也因为这样,我们宿舍就成了普通话宿舍,那个同学,就叫做田成野子(化名)。

 

田成野子来自四川,十足十一个金二代,缺点和让人争议的特点无穷多,大家都觉得他全家都是脑残的经典代表,在此举一二例子:买东西优先买进口,认为进口的永远比国产的好,吉之岛是日用品购买地,冲凉液可以买50多块钱一瓶的,就连吃的香蕉也买菲律宾进口的… 身上除了他那胖嘟嘟的身体外,没有一样是国产的。关于他的经典事例,在我QQ空间有【野子系列】,在此不重复述说了。

 

面对这样的一个人,我们没有选择去排斥他,而是选择去接受他,野子完全听得懂粤语,也会说一些半生不熟的粤语,不过我们为了照顾他方便,相互沟通交流的时候还是用普通话——尽管我们并不习惯长时间日常交流里说普通话,尽管我们当中有人连普通话都说得不太准。

 

就这样,在这两年里,我们这个普通话宿舍有了许多属于我们的回忆:一起打三国杀、一起抢着PSP玩游戏、看动漫、晚上一起聊天说笑、商量工作、学习、一起砌模型,放学争赶回宿舍霸位冲凉、争风筒吹衣服……

 

当然,宿舍8个人每人都有各自的缺点,都有许多彼此无法忍受的地方和习惯:东西乱摆放没手尾、个人习惯污糟邋遢、一夜七次郎上厕所的嘈杂音、牌品极差的某人、生活观念上的不同引起的争吵这类的等等……

 

尽管这样,我们还是共同走过两年,在升入高三的时候,其中两位同学因为户籍问题要离开学校回家乡读书,我们还在教学楼楼顶拍下那部至今仍然烂尾的《无笔道》。尽管我们有时候会因为各自的利益争个面红耳赤你死我活,因为社团大战和野子斗个你死我活,不过最后都能相互笑着和解笑着聊天。尽管从毕业那天开始我们就各分东西四散八方、基本不会再有重聚的那天,但这份情,这些我们共同相处过的日子,却会一直留存在我们心中。

 

这是我怀念的,但我怀念的更不止这些……

 

 


 

 

正所谓一方水土养活一方人,一方语言连结一方心。语言是维系人与人之间感情最重要的桥梁之一,更是一个地方文化发展和人文水平的体现,佛山位于珠三角的腹地,是粤语的重要发展地和流传地,个人认为,要想在一个地方获得尊重和认同,应当学会当地语言,在广州学会广州话、在潮汕学会潮汕话、在上海学会上海话,如此类推……那是对当地人的文化和人文一种最基本的尊重,这是很人之常情的事。

 

那么,为什么在宿舍我们要讲普通话?

 

那是因为,这是宿舍里最好最利于沟通的语言。前文已经提及到,田成野子会听粤语,也会说不生不熟的粤语,而现实生活中,我们作为同宿室友,也有不断帮助田成野子学习和书写粤语。不过,粤语毕竟不是田成野子的母语,尽管野子会听绝大部分的粤语,但生活中许多粤语方言还是听不懂的,因而,我们选择了能让大家都听得懂的语言:普通话。

 

那是人与人之间沟通一种最基本的尊重,语言不单止是维系感情的重要桥梁,更是沟通最重要的渠道,在对等的沟通环境下,使用大家都共同熟悉的语言才能体现出对人的尊重。不因为宿舍7个人说粤语只有野子一个说普通话而迁就他,也不因为野子这个人怎样怎样,仅仅因为,这是我们对他的一种最基本的尊重。

 

当然,野子作为外地人,生活在佛山,一直都有很努力地学习粤语,尽管口音一直都不太正。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的野子已经可以主动用粤语跟别人进行各种沟通和交流。这也是他值得人敬佩的地方,同时也体现了他对粤语使用人群的尊重,也因此赢得许多尊重。这与个人生活习惯无关、与个人成长环境无关,这个,是人的一种素养。

 

 

我怀念那个说普通话的宿舍,怀念那里的人和事,更怀念那份人与人之间的互相尊重、那份让人尊敬的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