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几部落

也许就再也见不到你

p27292153


      昨天听了一首吉他,结果像打开潘多拉盒子,牵扯出好多的故事和眼泪。
      从小到大,不断经历着收拾行李,而这几年,变本加厉的,成了各奔东西。我怎么会不明白再见最让人欢喜。但是有些人,我分别时就已经预感,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遇见了。他们陪伴着走过的一段段日子,只能更加被我小心翼翼保存着。


      两年前,跟那个其实不是初恋但比初恋更刻骨铭心的男朋友分手之后,我一直郁郁不欢。我又赌气退了社团的职务,急切需要另一份工作去消磨时间,同学介绍我去了学校附近的一个酒吧做waiter。
      我大二的时候,完美主义和强迫症特别严重,所以每天都把杯子和水吧擦得快比镜子亮堂。又因为我跟另一个waiter都是彪悍的女汉子,一趟提两打啤酒不矫情,有我们其中一个都不会顾不过来,所以老板很快跟我们混熟了。
      有时候下午有人过去,老板不在店里或者在睡觉,就会让我们过去看店。有的时候,下午下课3点半我就已经捧着电脑坐在店里了,然后就顺理成章地会一起吃饭。到晚上十点半我才回学校。


      酒吧不大,一眼看完那么多地方。有个小小的舞台,有鼓有吉他。没有客人的时候,我们爱放民谣,晚上有老板的朋友来的时候就开几瓶酒,他们一边聊天唱歌,一边抽烟喝酒。他们也不会把我们两个waiter当外人,都会让我们一起过去坐着玩。
      一开始我是拒绝的,可是后来慢慢被气氛感染,身体里那些热浪的血液一旦被点燃,烟酒的气息反而成了助燃剂。他们轮流唱歌,我们点赞,遂后来就有了一支点赞小分队,从现实一直延续到朋友圈。
      我对二手烟的厌恶从那个时候就慢慢治好了,因为避不开,大概就妥协了吧。
      那时候,《董小姐》因为快男红得一塌糊涂,他们从来不唱。老板每天抱着吉他唱的第一首歌,是一首名字我没记得、歌词却能背一大半的歌。
      我们大三的视觉设计课要画一幅涂鸦,另一个waiter当时就把主题定成了民谣。我们顶着好几个大太阳,画完一幅画,把所有喜欢的民谣歌词都放进去了。还特地把脚架和单反都拿到上面去,一点一点的记录下整个过程,算是我们对在酒吧那段日子的一个纪念。


      越来越熟之后,我们几个人就开始越来越没有节操。我有时候对老板的要求有点无语,就喝喝回之。他就怒回我,喝蛋。然后我更加没节操的说,我没有蛋。
      我想,我的节操也是从那个时候慢慢地碎掉的。后来面试一个好玩的boss,boss问我还有没有节操的时候,我说早就不知道哪里去了。boss说,要有,因为有才能掉。
      但节操再怎么掉,心还是少女系的。老板跟另一个waiter都会嫌弃我那时候因为失恋而分外敏感矫情的少女心,少女的名称从此落下。被另一个waiter一直叫到大学毕业。


      我们两个waiter,一个怕冷清,去蹭饭吃;一个哭穷,去蹭烟抽、蹭酒喝。但是她总是耻笑我不要脸,天天去粘着老板。我的少女心虽然矫情但不娇气,更是被很多事情磨砺得如钻石般坚硬。而且,蹭饭的事情做多了就不会觉得没脸没皮了。我后来简直下午下课连宿舍都懒得回直接就去酒吧里。
      酒吧的楼下是一个重庆烤鱼店,我们大部分的晚餐在楼下解决,偶尔也去其他的小炒店、饺子店里转转。总之,学校附近的店,就是我们一帮人的公共饭堂。
      在一起吃的饭多了,老板都知道我什么都不挑,有个鸡蛋的菜就会兴高采烈。慢慢的,也不排斥我去蹭饭,甚至每天都会打电话给我,问我,你今天来吃饭吗?
      吃得多了周围的店,我偶尔就会想翻出点花样,而老板也会让我自己去闹。开始小打小闹做糖水,吃不完了还借冰啤酒的冰箱来冻糖水。有一次我要包饺子,他居然特地抽空陪我去市场买菜和肉,回来给我剁馅,让我一次包了几百个,玩了个够本。
      还有一次,我好像矫情了一下,如果下课有人做好热饭叫我吃饭那该多幸福呀。收到两道赤裸裸嫌弃的表情之后,我很识相的闭了嘴,默默的假装什么都没发生了。结果第二天我下课就接到另一个waiter 的电话,少女,我跟老板做好菜了,你快点过来,我们等你吃饭。我心里真的好感动,但是我还是没有少吐槽他们的手艺。
      很久之后,老板回了故乡,我继续流浪。给他寄明信片,问他要地址,他写给我之后,跟我说,以后不管他在哪里,都管我饭。我看着那条微信,就好想哭。

 

p27292152


      老板其实只是高我们两届的师兄,到他毕业的时候饭局特别多,自己的毕设也要做,所以电话呼叫的频率特别高,我那时候的来电记录不是我妈的就是他的。
      因为宿舍晚上门禁,所以我一般上白班,另一个waiter上晚班。每次接到电话飞车去的多半是我,只有我要上课,才会有替班。
      那时候我有一台很小巧的12寸自行车,每天去上班的时候都风风火火赶过去的,下班又是急急忙忙的赶着门禁冲回学校,来无影去无踪,楼下烤鱼店的老板因此取笑我叫阿飘。
      可是那台小小的车,有个单边的火箭筒,有时我跟另一个waiter一起下课,我带着我的小车还要驮着我们两个,有时上完一天课和半天班,我躺下来连脚趾头都不想动了。


      我的车很破,所以我很斗胆没给它上锁,以为不会被偷。可是它在我接近辞职的时候不见了。偶尔老板需要回学校干嘛干嘛的,就顺便用宝马把我拉到店里,不再需要我大夏天骑着破车顶着太阳去上班了。
      为了报答他对我的种种照顾和纵容,我在他毕业回家的时候五点起早坐两个小时地铁去机场送他。已经过了安检的他又重新出来见了我一面,被我诓了一个拥抱,又借着另一个waiter的名义诓了第二个拥抱。
      我陪着一起排队重新安检,等他一直走到我看不到的地方才转身离开。刚离开,他给我打电话,但是我现在怎么都想不起来他那时候跟我说的话是什么了。


      我去年出差去过青岛,发了朋友圈带了位置,他郑重的问我,为什么没有找他。我说,我时间不够。他后来也回过学校,可我当时在苏州上班。我们又一次错过了。
      自从那时机场一别,我再也没有见过他。就好像一个谶言,我好好告别过的人,都没有再见过。


      所以,我的毕业季都没有跟谁告别,只是像以前每一次见面一样,甚至连拜拜都没有说,以为会很快再见。默默存一点侥幸,希望不需要再见也会很快再见。

 

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相关文章
2 评论
  1. 回复

    没来得急看,应该不错,先帮你顶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