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讨厌什么?”
“我最讨厌我这张脸,人人都说像我妈长得特甜美。”
“还有呢?”
“我的名字。”

 

 


“下面我们请一位男同学来回答老师这个问题吧,乔林同学,你能回答一下吗?”


“老师,我是女孩子!”一位扎着双马尾,长得水灵灵的女生站了起来,用她那奶声奶气的声音不服气的说着话。每次都传来一阵哄笑声,不用看了,又是班级里面那几个捣蛋调皮的男生,气得乔林的脸一阵红一阵白。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乔林这个名字,如果她不是我的邻居,我也会以为乔林是一个阳光帅气的男生。


每天早上乔林总是会在我楼下喊:“阿七!你再不下来上学就要迟到啦!我妈给我做了土豆饼儿!你再不下来我就要把你那份都给吃了呀!”每天放学都是乔林和我一起走回家,最喜欢去学校门口拐角处那个老爷爷那买糖画,每次乔林都只要老爷爷给她画一朵花,她说她妈妈说她笑起来像一朵花儿。每天都揣着一肚子小女孩心思,讨论着班上哪个男生跑步很厉害打羽毛球很帅。


乔林从来都不喊我的名字,她只喜欢叫我阿七,我问她为什么,她每次都冲着我做鬼脸什么都不肯说。


四年级的暑假那年,我报名了三天两夜的少年夏令营体验班。等我从夏令营回来之后,才发现乔林全家人都搬走了,我急匆匆的问外公他们家怎么突然就搬走了?也没有听乔林跟我提过。听外公说,他们家前两天有个女人抱着个孩子,然后几个大人吵了一架,然后就搬走了。年幼的人根本不懂大人的爱恨纠葛,我只知道我还没来得及跟乔林道别,还没来得及跟乔林要一个联系方式。


我好慌,我好害怕失去这么一个好朋友,年幼的我们不懂未来,认为分开就再也见不到了。我问过周围的邻居,他们都没有存乔林父母的手机号码。那一刻是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大人口中所说的失望无力。


可是我们更应该相信失望的尽头还有光,不绝望就还有希望。


我还是不相信乔林已经搬走了,我会经常经过他们家门口往里瞧瞧,我总觉得他们只是外出旅行去了,可是等了一个暑假还是没等到他们回来。有一天我无意中拿起他们家门上夹着的信封看看,原来是一封催缴电费通知信,我在信封上面看到了乔林爸爸的名字,下面还有一个电话号码。我的心激动的快跳出来了,这一定是乔林爸爸的电话,不管是不是,我都要打过去看看。我记住了电话号码,跑回家就拨打了这个号码,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样,觉得电话里“嘟……嘟……”是那么的漫长那么的让人煎熬。


终于都接通了,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我激动的说“请问是乔林的爸爸吗?”


“是的,我是乔林爸爸。”


“叔叔,我是阿七,你让乔林听电话可以吗?”



“喂,我是乔林。”


“乔林,你怎么搬走了!我怎么找都找不到你,在催缴电费单上才找到你爸的电话,你快跟我说你怎么搬走了!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


“阿七,我回南京老家了。有一些事情我以后再跟你说吧,我们都还太小了,对太多事情,我也无能为力无法反抗,你要记住,你是我唯一的好朋友。我会给你打电话,我会回去找你的。”


“好好好,我不搬家,我也不换电话号码,我等你回来找我!”


“再见。”


接下来日子我都在等乔林的电话,一放学就跑回家,哪儿也不去,因为乔林说过她会给我打电话,她会回来找我的。只要在公家的电话一响起,我就从房间里跑出来接,但每次都失望而归。我看着外公,泪眼婆娑,外公看着我心疼的不得了,却无可奈何,乔林的父亲早就换了手机号码了。乔林的消息,我真的没有途径得知。外公每次都安慰我,说乔林在好好学习,寒假暑假才会给我打电话的,叮嘱我也要认真学习才是呀。


可是我等呀等,等完寒假等暑假,就是没有等到乔林的电话,好几次我都觉得我跟乔林的回忆,只能止步于童年了。


小学毕业后,我就离开了外公家,回到父母身边住,父母家离中学比较近,上学也比较方便省时间,初中课程多,学习紧张,只有周末的时候才有时间回去外公家住上一两天,陪陪外公。


中考结束那年暑假,原本打算和小男友去旅游,外公非得我陪他住上一段时间,才肯让我出去玩,心想老人家年事已高,就心软答应了下来。


一天中午,我在院子里帮外公择菜叶儿,听到外公在里头接了个电话,有点着急了:“这位姑娘啊,我们这儿真的没有叫阿七的人呀!街坊邻居都问过了,真没有呀!”我在外头听见了:阿七?一个激灵,跑进去把外公手中的电话夺过,激动的问:“我是阿七我是阿七,乔林,是你吗?你是乔林吗???”说完之后我激动的想哭了,就等电话那头回答我了,她显得比我平静多了:“阿七,我是乔林,你还好吗?”


我拿着电话再也说不出话,知道电话里再次传来乔林的声音。


“阿七,你在吗?我想回去找你。”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