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久以来,最讨厌谈到某个话题。不是有多厌世,有多无助就有多无助。都说人的恐惧来自无知,对未来的无知,或许害怕的便是这该死的未知。关于工作,关于多么讨人厌的话题,曾经是多少人心中美好的憧憬,想象着毕业后能大展拳脚有所作为能养家糊口能做点认为有价值的事情。曾经我也认为大部分人是的。虽然我也是不愿意面对离开保护圈这种事实,但是怀着这种对未知社会的新鲜好奇我想我还是要尝试迈出那一步。说真的,我是这样想的,可是,他不是。

 

记一晚-茶几部落


     他是一个有着自己想法倔强的人,在我认识他之前,他曾因为工作上意见分歧的事情而毅然决然逃离面对选择跑去浙江出游,在那时的我看来或许他可以理解,欣赏的是他能坚持自己内心的想法敢于斗争,我发现他身上异于常人的觉悟,那股骨子里透着的倔强。我曾被他博客里上两千多篇原创文学吸引,我想这该是一个经历了多少难以启齿内心多强大的人,我想他会不会是个让人捉摸不定的怪男人,或是个内心成熟外表屁孩的老男人。我给了自己很多很大的勇气,我对自己说这是一直你想做但是没做而他做了的事。可是,网络给了我们太宽的距离,网络这东西从它诞生开始或许就意味着我们近了,然后远了。直到有一天,扣扣里的一句关于分不清超市方位的吐槽分享了位置,或许冥冥之中上天给了我们两个机会,晚上他扣我:要不要一起看电影,我在你家门口,我住你隔壁。看到这里,我想这该不是多少编剧编到烂的狗血剧情吧。两分钟后我们竟然坐在了电影院里,那是我们时隔上一次见面九个月后的第一次见面。


     然后,见面,电话,出游,马路,雨中的屋檐,公交里的拥挤。这是第一次好像认识了一个很久之前就认识的朋友。在这里我不想记述所有多么美好多么让人羡慕的一段开始。


     因为一个工作的问题让我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几乎把所有晚上十点以后的时间全留给了他,他说面对爸妈的步步相逼他不想就这么活下去,有几次想着就这么离开这个世界多好。我心疼这么不屈于现状的他。我问,为什么你如此讨厌爸妈安排的工作。他回答,因为在我大学的那宝贵的三年我听了爸妈的话把时间都给了那该死的它,现在我不想了。我沉默了。我不知道是否该不该继续劝说下去,我更加不确定接下来的谈话会不会大吵起来,就像现在,刚刚挂掉的那个电话。


     我说,作为一个父母的孩子,毕业之后找工作不再依赖父母是天经地义的事,作为一名没有工作经验的毕业应届生,可以选择到自己喜欢又擅长的工作不是件容易的事,作为一名接受大学熏陶教育的学生,做些学以致用的事情是对大学青春的最好回报,为什么就是不肯放低姿态从不喜欢做起。当然有喜欢的可以去追求,可是眼前的你不是没去尝试过,事实证明,那样的选择连养活你都是个问题。我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很世俗。甚至是幼稚。我承认,我没有多么高尚伟大大谈情操,情商智商也有限。我就是这么这么无奈让自己看着你天天面对迷茫的未来而不去努力。有时候我想我是不是该站在另外一个角度看待这件事情。但是,无果。


     我想这个问题可以逃避多久呢,就这样一年多过去了,你没有走去。依然停留在小城里帮忙亲戚家的活,是,那的确可以暂时糊口。可是,孩儿,那不是你应该待的地方。我想象中的你是清早一杯牛奶一块面包出门开始奋斗的一天,那样的小日子里即使累,辛苦,即使可能有未知的困难在等着你。但是,至少,你的生活是充实的,填满奋斗努力的。即使三五年后的你还是买不起一辆车一套房,还是过着月租房的日子,起码你用行动告诉了我离开了爸妈离开了任何人你可以过得很好。或许再过五年八年,我们该有个怎样羡煞旁人的家,我们该有个怎样可爱活泼的孩子,我就这样幻想着,眼泪就不知不觉滔滔不绝。


     如果你看到了,如果有一天你想通了,如果你决定改变了,你有没有想过,我可能不在了,不在原来的那个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