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昨天,支付宝大规模上线了“生活圈”功能,比较热门的有“校园生活”和“白领生活”两个圈,最惹人争议的是,这两个圈只允许女性用户发图,男性用户要评论的则要芝麻信用分750+以上。很明显,这不单纯是男女不平等,而且还蕴含物化女性的意味,此外,还相当简单粗暴地用芝麻信用分作为门槛,来给发图的女性筛选目标人群。


我粗略地咨询了一下身边的男性朋友们,发现以我仅有的紧密社交圈来看,芝麻信用分超过750+的人极为有限。而这部分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想跟约个女大学生或者女白领去来个“体面”“高质量”的约会,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至少经济能力是没问题的。同时我也咨询了一部分女性朋友对这个生活圈的看法,一部分人不予置评,而更多的觉得这跟援交平台没什么区别。


不得不说,拥有大数据的支付宝在目标人群的把控上极为精准。不客气地说就是,足够自尊自爱的女生,不会在这样的平台上发图吸引优质男,750+的男性如果有需求,也有相应的渠道。支付宝做的,就是让“想认识高质量男性”的女生,和“想结识女大学生/女白领”的男人,能联系在一起。从出发点来讲,这压根就是各取所需的正统援交平台。


援交跟卖淫有什么区别呢?援助交际最初的本意就是字面意思,女学生跟成年男性谈恋爱或提供性援助,成年男性给与女生相对丰厚的物质援助,不一定涉及性。但来到了中国后,双方都省略了互相了解、约会吃饭看戏,直接是谈好价钱就开房正事,导致援交跟大众理解中的卖淫已经没有太大的差别了。援交跟卖淫最大的不同是,卖淫中女性纯粹是商品,没有选择权,给钱就上,是一种单向行为;而援交中,女性可以选择是否跟这个男的进行交易,更强调双向互动。


你说支付宝这个生活圈是不是援交平台?

 

支付宝援交圈的诞生,推手正是我们每一个人-茶几部落

 

无论是卖淫,还是援交,都标志着浓厚的性别不平等的本质。而支付宝则把这些本来在暗地里的交易渠道,摆上了明面,这实质也是在进一步地物化女性。如果西方发达国家的互联网公司这样搞,早就被女权运动团体声讨了。


码字前,我特意去了大陆“女权主义者 ”活跃的相关微博、贴吧、豆瓣以及知乎的讨论主题,很遗憾地并没有发现有多少这次事件与女权相关的讨论。而以上阵地,更多的是中华田园女权们日复一日地攻击谩骂底层男性自娱自乐。而支付宝对男性用户的750+准评门槛,刚好跟中华田园女权们以攻击底层男性为纲不谋而合。


到底有多厚的土壤,才能让支付宝的产品经理有这样足够的信心搞“援交圈”?


支付宝援交圈敢于在玩法上进一步物化女性,实际上有着非常深厚的社会基础。现在网民们对于这东西的评价,主流的并不是觉得支付宝冒犯了女性,而是更多在笑话“支付鸨”。对的,在大家看来,这就跟古代青楼一样,女性骚搜卖弄,男人给钱叫好,支付宝做了老鸨的事。大多的人是觉得支付宝搞援交平台不对没有底线,而对于现代数一数二的大企业公然物化女性这个核心关键点缺鲜有关注,这是因为,物化女性背后的男权思想,至今仍在社会有着广泛根基,男人负责赚钱养家,女人负责貌美如花的“男财女貌”思维,则是男权思想的核心之一。


当下中国社会,“男财女貌”渗透在婚恋环节的每一个角落。不信,看看婚恋网站的筛选条件和三姑六婆们介绍对象时候的说辞就很明显了。站在男财女貌对立面的穷男丑女,则是最受歧视的。追捧有钱佬和美女成为了社会潮流。不服,看看王思聪有多少野生老婆、AKB48衍生出多少个类似的组合和团队,答案就很明显了。


援交圈的诞生,实质上也是产品经理顺应“男财女貌”市场需求的产物。许多人觉得支付宝不对,但鲜有人想到这样的产品之所以能诞生,是因为有足够的土壤,而土壤的形成,源于我们每一个人。


归根到底,支付宝援交圈能满足的人就两种,一种是想吸引有钱佬的美女,而另一种就是想结识美女的有钱佬。而推动援交圈诞生的,正是在追捧有钱佬和美女的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