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初四晚上跟家里人吃完饭回到家刚坐下来准备看动画,电话忽然响了。来电显示人是高中的室友,接通电话后,那头说老同学想见见我,我猜是那个又胖又大只的肥仔。合计一算…
  我们有没经历过这种情况,当我们在广州用粤语向别人说话时,别人毫不犹豫的用普通话来回答,然后我们只好用普通话继续进行交谈。这其实是一种软暴力,让你不得不放弃自己原本的第一语言,转而使用别人…
  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大二,看着师弟师妹来报到、入宿,再到后来的走访新生宿舍、扫楼,大一入学时候的点滴再次浮现在眼前…… 是的,那个炎热的秋天已经过去了,已经一去不…

关注我们的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