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几部落

请多包容有理想的人


记得很小的时候,四大天王红遍大江南北,我家里人问我,你的偶像是哪个?我问,什么是偶像?家里人说,就是喜欢哪个人出来唱歌跳舞。我说,没有啊。家里人说,不可能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偶像,快说,谁是你的偶像。我憋了大半天支吾不出,难为情了很久,随口说了一个:郭富城。


随后,家里多了一些郭富城的光盘,我也尝试去喜欢这位天皇巨星,但遗憾地是郭富城没有给我留下任何深刻的记忆,到最后我连一首他的作品也记不住。


没有偶像,就如此不招人待见吗?


后来幼儿园要毕业了,在留念册上要家长写下孩子的梦想的职业,我憋了好久都想不出自己以后要做什么,于是说,我以后长大后要接手我爸的店!随即被否决了:这太没出息了。然后那会TVB正在播律师相关题材的连续剧,于是我就说,那我以后做个律师吧!最后,在幼儿园毕业纪念册上就能看到我妈那一手工整端雅的字:他的梦想是想成为一名为民除害的律师。


小学时候,许多同学们都在追星,抽闪卡,买海报,买光盘,我并不理解这有什么意义,每当同学们讨论明星的时候,我就会成为一个孤立的人,快乐?励志?还不如多买几张被我爸嗤之以鼻的数码暴龙光盘来得直接。


没有偶像,没有梦想,我就这样一天天地长大了。


后来,迷上了高达和模型,每买一盒回家,都会被狠狠地骂一次:又买这些浪费钱的东西,你就不知道爸妈赚钱辛苦吗? 直到前不久,我拿着自己微薄的薪水去买模型带回家,家里人还是会淡淡地说一句:又买这些浪费钱的东西……


随后到了认识的人逐渐开始结婚的年纪,每当认识一个妹子,只要对方会问我喜欢什么,我都会说,我喜欢砌模型。随后当中大部分的妹子都会嗤之以鼻地说:那么大个人还玩这些小孩子的东西。


你们当中,有几个偶像,梦想,兴趣,从一而终地喜欢了超过10年?

 

我妈还是挺喜欢番茄炒蛋的,因为容易煮而又好吃,不过我比较奇葩,吃薯条喜欢蘸番茄酱、从小到大每一顿饭都一定要有蛋,但对番茄炒蛋抗拒到极致。我妈问:如果以后女朋友强迫你吃番茄炒蛋的话怎么办?我说,坚决不吃,强迫的话就分手,宁愿不结婚了。


我妈又问,如果你女朋友不喜欢你玩模型怎么办?我说,我不会跟不接受我玩模型的人结婚的。


可以说是固执己见,但我看来这是一种坚持。对于当年的那些坚持,至今我的态度依然没变,还有了一些补充:


如果我未来那位很喜欢番茄炒蛋,我会学着做给她吃,但我依然不会吃。只要是她喜欢吃的东西,我都会学着做。因为尊重别人正常的饮食生活与坚持自我并没有矛盾。


至于面对对我玩模型嗤之以鼻的妹子,我会说:这是我从小养成的兴趣爱好,并且会保持一辈子,男人嘛,总得有点兴趣爱好和精神寄托,同样是烧钱,你觉得是像我这样呆在家里砌模型好呢,还是像别人那样把抽烟喝酒浦吧赌波作为兴趣爱好和精神寄托好呢?


多少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渐丢掉了喜欢的偶像,孩时的梦想,不断地更换兴趣爱好,最后的生活和话题只剩下车子房子结婚孩子赚钱赚钱买买买。不断为了物质生活在奋斗,渐渐地把精神、向往、理想丢得一干二净。历史、文化、艺术、情操、情怀、格调、精神这些没有太多经济利益的元素越来越小众。那些在音乐、绘画、舞蹈等艺术领域里走的人,一旦到了不再年轻而又无法通过这些赚钱的话,随即被扣上各种帽子。


以物质水平来衡量一切成为了当下一大风气。收入和工作成为了衡量人的一大指标。毕业一两年拿4\5k的人会开始瞧不起自己的大学辅导员。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对汽车的牌子性能排量价位烂熟于心的一抓一大把,但又有多少个可以不假思索一下子说出中国有多少个朝代、两河流域孕育了什么文化、孟德斯鸠提过的理论在当代有什么局限等这些排不上档次的历史文化。


一路走来逐渐发现,周围的人乃至这个对有理想的人的包容性意外地低,怀抱“不切实际”理想的人,大多数都会被嗤之以鼻,被冠以不切实际的头衔,理想主义者更逐渐成为一个贬义词。


在我们生活的环境里,怀抱“不切实际”理想的人会一路备受打击,如果一个小学生说他的理想是成为教育局长,进行教育改革。大家或许会说这孩子很有理想会鼓励要加油。但如果这孩子在成长到初中、高中、大学时候依旧说出这样的理想,等待他的言论又是什么呢?


有理想的人很多,坚持理想的人很少,在坚持理想的路上走着的人少之又少。人们没有理想,却甚少包容有理想的人。对有理想的理想主义者就更为苛刻了。


罗永浩的理想是取代苹果,改变行业,改变世界。这一理想,被人嗤之以鼻,这一“不切实际”的理想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话,人们期待甚至渴望罗永浩跌倒、出洋相、创业失败、破产。每当T1被曝出有问题的时候,人们都会幸灾乐祸津津乐道。在他们眼中,情怀是不值钱的。近日,T1降价超过千元,互联网上一片嘲讽,有人渴望罗永浩锤子科技倒闭甚至造谣锤子rom团队集体辞职的消息。一些原价3000买了T1的人,更被人们投向嘲笑的眼神。罗永浩前些年的言论更被挖出来鞭尸,更被讥讽为国民孙子。


狂妄的理想主义者注定被大部分的人唾弃,他们能随口说出十个不爽罗永浩的理由,却说不出一个包容罗永浩的理由。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喜好的权利,但这个社会实在太缺乏包容了,面对异于常人的事物和见解,大部分人的本能反应都是挑刺与排斥而不是去包容和理解。


这个极致的犬儒主义社会仍在伤害着每一个理想主义者。


最后,用一位以黑罗永浩攻击锤子而闻名的网友午后狂睡的一条微博来结束这篇文章:


@午后狂睡_Silent:
稍微成熟点吧,孩子们,就算@性感玉米 支持罗胖子和王马脸,我跟他依旧是朋友,别总想着朋友之间非得什么观念都得一致那才行,那不叫朋友,那叫结党。一般结党的都是为了营私,所以成熟点可好?(原文)


君子和而不同,当是如此。



编后语:
这篇文章本来打算分成《上》《下》两部分来写的,但《下》写了一部分后总觉得一些观点其实并没有必要写得太明白,还是留一些思考空间吧。此外特别感谢和我合租的小伙伴,今晚他回来后我跟他说了声我在码字就再也没理过他,而他睡觉前跟我说,在我的网站刷新了一个钟就是为了等我的文章。
关于理想主义者和犬儒主义社会这两个概念不太清楚的朋友,可以百度一下或直接查看微信公众下一篇图文。或者直接点这里。

 

 

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相关文章
记一晚 记一晚 28,03,2015 生活
3 评论
  1. 回复

    现在很多人已经变得很现实,有理想没有结果的人,很难得到包容,唉。【红博客】-关注中小企业及创业

  2. 回复

    真喜欢这篇文字,留存下来了。人活着,就需要那一点固执。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