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及感情,总会有说不尽的话想说,很久没有更新博客了,经常就是有点想法——准备起稿——发一两条微博——迟点写……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最近把心一横,将从09年至今点滴积累的八千三百条微博删剩了九百多条,然后把名字改成了这博客的名字,我和千千万万愚蠢的人一样以为,删掉微博,看不见那些不想面对的过去,再用时间去冲刷,那些过去总会有一天消失得荡然无存……

 

八千多条微博,我翻了两遍,第一遍是从最近看起,一页一页地去备份,用网页截图,截了7G,前后耗费了8个钟;第二遍是从09年开始看,一边看一边删,删了四天删到今天才删完,虽然用应用去炸会更加快捷方便,但我还是选择了一条一条地去删除,一条一条地去看评论,一条一条地去回忆那些微博的那些故事。我是一个重度微博控,那个微博几乎记载着我生活的每个细节、嬉笑怒骂,有发泄、有感慨、有欢乐、有悲伤,还有我那一段段和几个女子成型的、不成型的、靠谱的、不靠谱的暧昧与恋情。




从小在父母眼里我就是一个不省心的孩子,不爱读书、调皮捣蛋,计仔多多,常常一言不发然后做出让人难以收拾的糟糕事。作为一个90后,我和千千万万的同龄人一样,搭上了早恋的班车,我喜欢追求一切美好而不属于我的事物,包括那可爱的女孩。小学三年级的时候,还不懂什么叫爱情什么叫喜欢,却天天对着后座的女生说我喜欢你,查字典写情书、尾随女生回家被她爸赶跑……那些故事可能连她都忘记了,但我却不知道为什么还记得那么清楚,不过每次想起来都觉得好笑。

 

其实,我也不好鉴别初恋的定义是什么,通常我把我的初恋,大概定义为第一个承认她是我女朋友的那段恋情。现在想起来,真的觉得挺荒谬的。

 

那是一个夏天,那时候是我初一升初二的暑假,她是我堂弟的同学,比我小一届,刚好从六年级升上初一;堂弟是他们班Q群的群主,顺便把我拉进去群里。那个时候QQ群还不是一个普及的东西,能开一个QQ群的人都很不简单;那个时候大家总喜欢各种群聊,然后拿着刚申请不久的QQ到处加人,不停地聊天,就像现在的微博那样,人人见面就会问:“你的Q号是多少?我加你QQ聊聊。”  就这样,我和我那个初恋情人就这样认识了。

 

或许我天生比较喜欢跟人聊天的缘故吧,我和她聊得很投契,什么都聊什么都说;对于那个年代的小学生来讲,高一个年级的学长给人的感觉会很高大,会知道多很多东西,见多很多世面;对于小学生来讲,初中的学长更是一个遥远的存在。大概如此,她对我产生了不知道是不是爱情的所谓感情。

 

我和她一直都是隔着电脑屏幕聊天、隔着电脑屏幕谈心、隔着电脑屏幕谈情。那个时候,能有一台能上网的电脑已经是挺奢侈的事了,更不用说手机了。大概记得一直都很想去见上她一面,却忘了因为什么原因而始终没有见面。堂弟听说我和她拍拖后,惊讶地说:她家很有钱很有钱的,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那时候还单纯,根本不知道很有钱很有钱是什么概念,应该是说,很有钱跟两个人在一起拍拖有什么关系?

 

两个人,在开学前捅破了那层纸,在电脑前在QQ聊天窗口正式确立了关系,然后她开始了她初一的生活,去了一所挺远的寄宿学校,见一面什么的更加是不可能了。开学后,常常会很想念她,想念那个素未谋面的女朋友,带着许多幻想、许多憧憬、许多希望。我会因为我有一个女朋友而感到自豪,更多是因为听说她很漂亮也很可爱。

 

十三四岁的少年正处于叛逆期,父母看得会特别紧,一举一动都会在他们的眼里;自从她去上学之后,我们唯一的联系方式就是电话了。每当家里的电话声响起,我的神经都会绷得紧紧地,生怕父母会问,“为什么最近老是有女生打电话找你?”  “你是不是早恋了?”  而她也挺不容易的,买张200卡,站在宿舍的走道上用公共电话打给我,想听听我的声音、想听听我的关怀、想听听几句甜言蜜语;而我则很不争气地惧怕父母发现,惧怕父母察觉,像一个小偷那样对着电话说了几句就挂了。

 

后来不知道怎样地她就没打电话给我了,我也没办法找到她;直到国庆假期她回到家里能够用电脑上Q跟我聊天的时候才说,她对我感到失望。那个时候压根不懂怎么去哄女孩子,苦苦哀求下才答应假期里去见个面。

 

我长着满脸的青春痘,一米六不到的身高,留着一寸不到的头发,大步流星地去跟女朋友见面了。如约去到约会的那个地方,回忆事前看过照片,我能认得出那个女孩就是我的女朋友,但那个可爱文静穿着粉红色连衣裙的女孩子却说我认错人了。那晚回家后,她就再也没在Q上理过我了。

 

完全断了联系的我完全懵掉了,根本无法理解这是什么跟什么,发生了什么事,对照着书上和电视剧里大概的情节可以大致地推断:我被甩了。而且是最傻瓜地那种:不明不白地就被甩掉了。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月之后,她朋友问我还有在想她吗,我说有,然后她朋友就说,不要想了,她已经跟她学校的学生会主席在一起了。

 

自那后,我对【学生会主席】这五个字充满了厌恶感。

 

 

忘了多少年过去了,恰逢有一年的中秋节,我想起了农历八月十五是我初恋的农历生日,于是就在Q上敲了一句生日快乐,没想到她回了一句“谢谢,你还记得我啊?” 交谈下来才知道,她正在英国留学,生活过得挺开心的,而当初那些细节早已忘了。我问她,你有twitter吗?她说没有,facebook也很少上,QQ偶然会上一下……

 

因为时差的原因加上各种忙碌,自那后我几乎也没再跟她聊过了,刚刚翻了一下聊天记录,也都是每年9月的一句生日快乐、一句谢谢、一句你还好吗、一句我很好、一句你还记得我我好感动、一句我一直都记得你生日。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至今我没有她除QQ外的任何联系方式,她的样子我早已忘记,印象也停留在那年的夏天。后来我发现,脑海里记得最深刻最清晰的那些过去的人,都活在我没有微博的那些岁月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