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几部落

一篇花店店主的随笔

我是涵陵堡太艮一间花店的店主。每当到了清明前后,总是会忙个乱七八糟。最近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除了清明那几天,平时的生意实在惨淡,平时大部分花都是男人买来哄女人的,去年婚庆店不再跟我们续约后,生意更加难维持了。最近正在盘算着要不要把花店关掉,并且把消息告诉几位老主顾,其中一位叫怡姐的老主顾在我跟她说了打算后第二天就来跟我说,要把我的花店盘下来,实在令人吃惊。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怡姐就经常来我们店里买花了,别人买花大多都是我们包好的组合花束,但怡姐每次来店里,都是指定只要两束紫罗兰,别的什么都不要。奇怪的是,买花的频率并不固定,总是失惊无神就来店里说过两天来拿花。我曾经问过怡姐每次买两束斋紫罗兰有什么特别含义,怡姐总是淡淡地笑了一下,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没记错的话,怡姐今年应该有三十几了,但一直没有结婚,也没听说过跟谁一起拍过拖,从我对她有印象以来,一直是单身。其实按照怡姐的条件,要找户人家嫁掉应该不成问题,尽管怡姐年过三旬,但看上去跟我们这些二十出头的人差不多,甚至比一些跟我同龄的女生看上去还要年轻,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护肤品,皮肤一直都那么好。既有少女般的水嫩,也有少妇般的韵味,所以从以前到现在,一直不缺追求者。花店前些年不少顾客,就是买花送给她的。不过怡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全部都拒绝掉,包括一些条件还不错的人也拒绝了。随着时间的推移,给怡姐送花的追求者就渐渐少了下来了,当初的一些追求者,也各自成家立业了。就例如我朋友阿伟的表哥,各方面条件都不错的,苦追了怡姐两年最后放弃了,没多久就跟现在的老婆结婚摆酒了,花车还是在我这弄的呢。


怡姐不拍拖不结婚,但却很喜欢小孩,同时还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幼师,听说好多幼儿园的院长都争着挖她。起初听到别人这样说我也不信的,但街坊做妈妈的对怡姐可以讲是几乎一致好评,极少有听到有家长对怡姐评价不好的。最神奇的是,无论多百厌扭计的孩子,能去到怡姐带的班的话,都会变得喜欢去幼儿园。不过虽然怡姐带孩子技能点点到那么高,却从来不去参加什么评比之类的,真是有够淡泊名利的。


关于怡姐的家世,坊间流传着好几种说法,其中一种比较广泛的说法是说怡姐是涵陵堡以前一位梁姓富商的独女,富商遇害后生意转给了家族其他同胞后母女两就销声匿迹了。有传闻指这个富商遇害可能跟支持涵陵堡并入季华乡有关,说实在的,涵陵堡并入季华乡之后,发展大不如以前了。当初关于涵陵堡改革的问题有过很激烈的讨论和争议,最多人希望的是涵陵堡独立成地级市,毕竟当时已经是县级市了。其次就是跟隔壁同样是县级市的俞山合并成新的地级市。反对声音最大的就是并入季华乡了。不过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还小所以不太懂那些。最后,涵陵堡并入季华乡,俞山并入南越城,当初涵陵堡独立或者跟俞山合并的设想只能落空咯。


我们这些星斗市民不太懂上面大人物怎么想的,有一些政治控老是说,你不关心政治,政治始终有一日会来关心你。我对这样的说法挺不以为然的,不过要是怡姐真的是那个富商的女儿,而富商遇害又真的是跟当年涵陵堡并入季华乡有关系的话,这还真的是挺可怕的。


回到家后我跟父亲说了下怡姐准备接手花店的事,父亲思索了一阵子,淡淡地说:那么多年了,她还是放不下啊……盘给她吧。


随后,平时极少提起往事的父亲跟我说了许多关于怡姐当年的事,没想到父亲原来是怡姐她妈妈以前的工友。听父亲说了一晚上,关于怡姐的故事,整理一下真的可以写成一部小说了。

 

728da9773912b31b57f9e6968218367adbb4e1fc

 

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扫一扫分享给好友
相关文章
5 评论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