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又老了一岁了,今天是我的26岁生日。

去年生日,没有许下生日愿望,所以也没有实现或未实现的愿望。

自从大学毕业后,时间过得越来越快,感觉好像才25没多久,飞快地26就来了。不过这过去的一年里,可以说是人生最为重要的一年之一。

从小到大对于“亲人离世”这一考验都没有概念,而这一年这份沉重来到了我和家人的面前。阿公是家里四位老人中,与我感情最深的一位,今日良好的文字触觉以及地理衍生的各方面兴趣知识,均需感谢阿公从幼时开始的培育。能在阿公离去前,能得到他认同我已经成长为一个足够成熟可靠的男人,是我人生25年间最为自豪的事。从连续数夜通宵,到握笔签下病危通知,再到在死亡通知书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阿公每一步的渐离,都是我新一步的前行。从在告别仪式上向亲朋好友讲述阿公的一生,到和家人回到阿公当年工作地方,再到一齐奔波为老人选择百年之地。亲身参与到阿公旅途最后每一个环节后,我终于觉得,自己对于生命的意义,有了一个完整而足够深刻的理解。这一年,刚好25岁。

家里的老人身体都逐渐走向了衰弱,这一年里,通过几位老人出院入院,我对身边的一些亲戚有了新的认识。某些亲戚在这些关键时刻,显露出了缺乏责任心和极为自私的一面,所谓“丑恶大人的嘴脸”莫过于此。做人呐,最紧要问心无愧。

每个人对于生命和家人都有不一样的理解和选择,经历过生死后,“陪伴家人”成为我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父母正在快速地老去,家父在这一年,也迈入了花甲之年。在个人事业腾飞与和陪伴家人两者之间,我选择了后者。在广州浮沉了几年后,我选择了回到佛山工作。

新的工作并不那么的尽如人意,马上5月了,我依然在用着2月份的工资度日,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克制欲望成了日常,不仅仅是生活中的物欲,还有工作上的野望。不同出身、不同经验、不同行业积累的人聚集在一起,不可避免会出现一些难以沟通和无法互相理解的情形。人们常说新员工入职三个月内离职,跟直属上司关系最大。那么,当员工把东西都收拾好了,却选择留下,上司依然是关键因素。在这家难以在公开场合评价的公司里,万幸的是上司是一位有担当、会换位思考、识将心比心的人。也因为这位上司,我选择一起再走一段。

每天单程公交达一小时的漫长路途,其实并不比去广州轻松太多。不过路途上,偶尔或经常会有同路的同事一起乘车,在路上高谈阔论碰撞观点成了工作外相当有趣的一部分。和不同的同事之间会有不一样的话题,这家公司的同事年龄都相对偏大,已经成家了的占大多数,交流起来会有跟同龄人不一样的体验和收获,其中还有同事为我26了还单身感到操心。

去年的生日回顾里,对拉上天窗结婚的同龄人感觉还是像在考试时看到提前交答卷的人那样的感觉,而现在,却有了一种自己是不是掉队了的感觉。这一年里,朋友在聚会上秀起了婚戒,过去有过交集的女生成为了人母,被某位前度点名去饮喜酒,下个月还即将去同学婚庆做兄弟,一位单身6年的挚友也有了体贴的女朋友。大家都在以飞快的速度向人生另一个阶段迈进。

同样是在去年的生日回顾里,我提及到了一些对于找女朋友的想法和观点,当时还说“或许再折腾一年26岁的时候就没那么多要求了 。”现在重新看回,觉得当时的措辞是过于强硬和激烈了,但想法却没有变多少。“不将就”,不仅是对自己的要求,更是对前路那位她负责。嗯,这样下去说不定就会单到计划结婚的岁数了。

缘分是一种很奇妙的事情,不仅体现在感情上,还体现在人际的许多方面。这一年里,跟不少许多年没见和疏交了的旧友重新联系了起来,基于的缘由也多种多样。因为我的文字而结识到的新朋友也渐渐多了起来,走进新的圈子和进入别人的新生活里是一件很奇妙的事。

此外,这一年里,也在尝试挑战一些不同领域的新事物。目前正在进行中的是和几位朋友一起尝试做一款游戏,以及从0开始通过小程序来实现自己的一个想法。当然,前面挖下小说的坑也在(计划)填埋中。保持写作也依然是生活的一部分,网站已经运营到了第7个年头,从13年开始同步在微信公众平台更新的文章,刚好也累积到了100篇。

25岁的时候,明确了自己要成为怎样的人,26岁的时候,确切感悟到了生命的意义。保持一如既往的信念和步伐、在如复一日循环的平淡里,留有对生活的好奇和期待,日子不管是越来越好还是越来越差,总会有不一样的收获。而此刻,最为期待的,就是明年今日会写下怎样的一年回顾。

感谢每位记得我生日的朋友,愿你们在平淡生活里,也有属于自己的收获。

过往回顾:

25岁 人生的初夏

记24岁生日之时